《孙博萮专栏》对台语下禁令 「国语」霸凌就在台大?

2020-06-10    收藏589
点击次数:935

《孙博萮专栏》对台语下禁令 「国语」霸凌就在台大?

2019 年 6 月 14 日,国立台湾大学员生消费合作社召开本届(第 16 届)第一次理事会,会中选出本校生命科学系施秀惠教授为理事主席。然在会议进行过程中,施姓理事主席竟突然提案要求理事会中应以「官方语言」做为会议讨论语言,然在其他理事回应说「台语」也是「官方语言」后,又改称要以「国语」为讨论语言,受到笔者与其他学生理事以该提案违反《国家语言发展法》、已涉语言歧视、侵犯人权,多次提出抗议。

过程中,曾有一名理事表达其自愿担任翻译,争议原可顺利落幕,然理事主席与部分理事竟主张,通译将影响议事效率,便断然拒绝该理事之提议;而该提案于施姓理事主席的强力主导下,即便在笔者仍奋力以「关乎人权事项不得以表决议决」阻挡下仍逕付表决,最终该案在理事主席挟人数优势下通过(会议记录文字:「理事会会议使用何种语言为宜」,投票表决通过「日后理事会会议以国语作为交流语言」)。

《国家语言发展法》第 3 条:「本法所称国家语言,指台湾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语言及台湾手语」、第 4 条:「国家语言一律平等,国民使用国家语言应不受歧视或限制」、《中(华民)国宪法》第 11 条:「人民有言论、讲学、着作及出版之自由。」、第 22 条:「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权利,不妨害社会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宪法之保障。」

故系争决议显已违反《国家语言发展法》之规定,为对特定语种之歧视与限制,更已明显牴触宪法保障人民自由权之意旨,笔者以此主张系争决议应自始无效。

《孙博萮专栏》对台语下禁令 「国语」霸凌就在台大?

7 月 30 日本社召开第二次理事会,会中施姓理事主席要求笔者应遵照前次会议中之违法决议,强制要求本人应以「国语」发言,笔者表态拒绝,施姓理事主席便称将以理事主席身分裁决,禁止笔者于会中发言、笔者之发言将不纳入会议记录等,笔者多次表示理事主席之职权并无此权限,且系争决议已向监事会申诉,期间亦有理事表示,若听得懂笔者之发言,何需剥夺笔者使用台语之权利?理事主席辩称这并非剥夺,乃因笔者的「闽南语」「太不轮转、太不流利」,故依会议规範所为。

《孙博萮专栏》对台语下禁令 「国语」霸凌就在台大?

然对话过程中,施姓理事主席非但威胁将禁止笔者于会中发言,甚至当众对笔者「顿桌仔tǹg-toh-á」(拍桌)、以手指对笔者指划、称笔者没有资格发言等,屡屡公然以外在暴力、制压笔者之意思决定、妨害笔者行使权利(理事职责),态度跋扈专断,笔者多次喝责施姓理事主席态度恶劣且显已踰越职权及会议规範。

战后的台湾因遭中国代管政府对台澎人民推行「独尊国语」的「再中国化」殖民政策,治理当局长年刻意透过公权力贬抑、打压使用「方言」,甚至是体罚、罚款、「挂狗牌」羞辱等制裁手段,又限制教育、公务洽谈要使用「国语」、与抑制媒体播出台语节目的时段与长度等,使台语与其他母语的使用今日在年轻一辈之间几乎灭绝;结果对于今日努力想要把母语复兴的台语使用者,竟在会议中受到此等箝制,令人傻眼。

《孙博萮专栏》对台语下禁令 「国语」霸凌就在台大?

又,语言使用之流畅度,曾几何时竟得以成为当权者剥夺使用者使用该语言权利之理由?同样道理,难道我们能以某人的「国语」带有腔调、乡音、发音不标準、咬字不清晰、结巴等理由,就禁止其以「国语」表达自己的意思吗?甚者倘遇瘖哑人无法以口说表达意思时,就可以公然剥夺其参与会议的权利吗?

更何况,当今使用者之所以使用该语言无法「轮转」、流利,不正是整个恶劣的母语使用环境所造成的恶果吗?

会议中,「挺管」色彩浓厚、曾于台大校务会议中阻挠陈文成博士纪念广场立碑的台大农经系教授官姓理事更以「抽菸」为例,表示抽菸是个人自由,但「抽菸造成别人不舒服」、「这是公共利益的问题」,因而主张「开会的自由应得到保障、会议要有效率」、「你自由的权益不能影响到别人的生活」;然笔者使用台语表达自己的意思,非但没有妨害会议的进行、也没有限制或要求任何其他人使用相同或特定的语言、更没有造成任何人自由权行使上或公共利益上的损害,显见官姓理事的发言根本是以无稽的错误类比强辞夺理,可笑至极。

《孙博萮专栏》对台语下禁令 「国语」霸凌就在台大?

今日台大合作社理事会公然的语言歧视与对台语使用者进行「国语霸凌」,在在显示长年来潜伏在校园中党国遗毒,仍在集团鹰犬的运操下持续为虐作恶,实为既荒谬又令人悲愤!

荒谬的是,到 21 世纪已过将近五分之一的今日,身为台湾第一学府的台大,竟还能以多数决来公然禁止台湾人讲台语、明目张胆对特定语言歧视;悲愤的是,在台湾受中国流亡政府假代管、真殖民七十余年的统治下,即便解严迄今已逾三十年,至今仍牢牢箝制台湾人的思想,甚而以暴力霸凌限制基本自由权的行使。

《孙博萮专栏》对台语下禁令 「国语」霸凌就在台大?

未免在面对层出不穷的母语歧视与「国语」霸凌时,受难者往往只能哭诉求助无门,我们的《国家语言发展法》应针对通译制度提出具体配套方案,更应明订公私部门违反相关法规时之罚则,并建立公民诉讼机制,如此台湾人所面临母语灭绝的苦难,方有得以翻转、复兴的一天。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