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笔记本上涂鸦也是投资自己!真的啦!

2020-06-27    收藏497
点击次数:510

在笔记本上涂鸦也是投资自己!真的啦!

学习使用工具,探究人与阅读的化学变化,努力成为智人。

过了三十岁,因为体力逐渐下降的关係,我开始检视生活习惯,尽可能少花一分气力在不值得的事情上,这一点在我的包包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出门,绝对只带会用到的东西,其他只是求心安、可能派不上用场的,一件都不带。

有时出门运动,我连皮夹也不会带出门,顶多带着零钱包,不过,无论要去哪,我的包包里绝对会有一本笔记本和一枝原子笔。

我使用的笔记本通常不会太贵,有时是别人致赠的礼物,但就算是名贵的笔记本,在频繁使用之下,也往往变得陈旧,上头充满刮伤摺痕,封面有时候也会脱落。但对我而言,这类消耗性的物品越用越旧才是王道!为了维持其美观而几乎不用或甚至束之高阁,似乎是太看不起它们「快来使用我吧」的心意。

打开我的笔记本,你将发现里头密密麻麻的涂鸦,还有一大堆写满相同时间、出版规划的图表,明明写过的东西却一写再写,书写的方向、顺序全都是混乱的,有些地方还会有原子笔乱七八糟的涂改痕迹,偶尔也会有几个漫画涂鸦。老实说,这本子的内容要是被传出去,一定会有很多人觉得我是一个很邋遢的人吧。

为什幺出门非得带着这样的一本笔记本?因为我习惯利用琐碎的时间整理脑袋里面的想法。可能是通勤时间,或是在会议之间的咖啡店休息时间(人到了一定年纪没有坐下来喘口气真的不行),我总要拿出笔记本,把方才开会的结果,简单纪录下来,或是针对某一件任务,写下自己的策略或是想法。如果先前曾经写下相关的资讯,便在本子里面翻找,稍微複习过后,便重新开始,写下截至目前为止最新的想法。

举例来说,如果我正在策划明年的出版清单,那幺我的本子里可能会有数个关于出版清单的笔记,先写上一到十二月的栏位,旁边则写下预定发行的书。但预定清单总是充满变故,毕竟有时候作者就是没有时间写书,或是翻译进度拖延,于是每一次都要找新的页面重写,有一些不会变动的骨干就维持着,但会留有空间,把临时想到的行销点子或是企划型书籍填写上去。

陈夏民的笔记本:2014年科学诗讲座规划和整体行销笔记

为什幺要把琐碎的时间,花在这一类重複性的进度安排上呢?

对于未来或是工作的规划,其实不可能一次到位,绝对不可能花一个小时坐在办公桌前思考,就得到解答。如果你只花了一个小时,就发想出(自认)完美的工作蓝图,相信我,这样子的规划绝对还不够完美,因为当下你只能想到大纲,最关键的细节却还未长出来,必须留待一点时间在脑海中酝酿,才能有更週延的判断。

在工作之中,就算每天处理的大多是相同的事务,也会因为合作的对象不同,而磨练自己的工作能力,或是透过合作关係而得到新的资源。明天的自己理当要比今天更有效率,更能运用手边资源有效率地处理工作。既然你随时都在进步,同一个案型在你手上,就算有一週两週的差异,也有可能变得更强。于是,利用琐碎时间去补强脑中的蓝图,让案型本身随着你进步,这才会是最棒的状态。

笔记也有抒压效果。每每在通勤时刻,四周乘客挤在一旁,被他人的体温闷得心烦气躁,我总要拿出笔记本和原子笔,随意写些工作策划,或乾脆在上头涂鸦画图,就算内容丑怪又不切实际,但在这烦乱的通勤时刻,觉得自己还拥有一丁点创造力,是一件值得庆祝的美好事情。

陈夏民的笔记本:《夭夭》杂誌规划笔记

我始终相信纸张有魔力,或许是因为纸浆源自树木吧,这类製品,无论经过几手製程,总是藏着某些比我们古老的东西,能够指引我们,让我们定下心神。(当远雄董事长赵藤雄因大巨蛋建设要移树结果惹来众怒,大吼着「那些树很丑啊」的时候,我想树神应该都听到了……)

总之,随手携带一本笔记本,好像带着护身符,虽然不一定能够趋吉避凶(毕竟要不要出车祸也不是由笔记本决定的,这不是《死亡笔记本》啊啊啊),但透过每一次思考、书写,也算是投资将来的自己(或工作),等同买了保险来减少出错的机会,让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地走向比较安好的道路。这样子想,实在挺不赖的。

你的包包里装着什幺?如果不会太重,请随身携带一本笔记本和原子笔,随时涂鸦、乱想,顺便纪录自己的点点滴滴吧。

《笔记术》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