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荒谬论──《单身动物园》(The Lobster)

2020-07-23    收藏936
点击次数:352

爱情荒谬论──《单身动物园》(The Lobster)

  在第一次观赏预告片时,上头介绍这片是「喜剧」,但在看完之后能够认同这是一部「喜剧」的观众我想并不会太多。故事的开头与结尾都十足荒谬,故事背景架空在一个拥有诡异规範的世界,这世界不容许单身者的存在,单身者(无论原因为何)会被强制聚集到一个大饭店里,并且规定在45天之内无法成功寻觅到伴侣者将会被强制变成动物,居住到这饭店中的单身者必须要极尽可能的找寻适合生活的另一半,要不就得去猎杀躲藏在森林中的其他单身者们,好以延长居住在饭店的时间。男主人公在电影中经历饭店寻觅爱情的处处碰壁,也努力尝试在最末几天与以冷酷残忍着称的女士结为伴侣,最终都以失败收场,只好逃亡至森林,却因此发现迥然不同的单身者群体,陷入全新的规範枷锁之中。

  《单身动物园》是曾执导过《非普通教慾》、《非普通服务》希腊导演尤格·蓝西莫(Yorgos Lanthimos)的最新作品,这导演的特色是喜爱用反讽的方式来呈现主题,用截然不同的两种极端的价值观去表现爱情的荒谬感,前半段的荒谬十足有趣,像是单身过了时限而变成动物的人总是下意识选择了狗当作自己将要成为的动物(一个单身狗的概念)。还有那有着一头亮丽金髮的女孩最后一日的到来,旅馆管理员对她说到:「今天是妳的最后一天,按照惯例妳可以选择最后一晚要怎幺度过,在这种情况下我都会建议妳选择变成动物后不能做到的事,例如读一部经典文学,或者唱一首喜欢的歌。选择以下的事就太蠢了,比如去野外散步,或者和他人做爱,这些变成动物后也能做的事。」女孩最后选择看一部电影,并且在隔日以男主人公的视角观看她成为了一匹有着亮丽金毛的骏马,与好友告别后牵离开饭店。而且饭店对着配对成功的情侣说着:「如果两人相处上遇到什幺问题或麻烦无法被解决,那幺饭店会配置一个小孩给他们,多数遇到的情况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被解决。」

爱情荒谬论──《单身动物园》(The Lobster)

  接下来就愈发的令人笑不出来,在影片中有几处特别营造的不舒服感,首先背景音效通常单调静寂,会在许多片段特别用慢动作强调,将较为强烈的镜头拆解开来片段出现,越是疼痛的场景越是缓慢。特别是到与冰冷的女人展开伴侣生活之际,在女人用脚踢死男主人公兄长(狗)的那个早晨,脚上的血迹与浴室的血痕,这些片段都极其精细且缓慢的停顿。男主人公在影片最末意图要将牛排刀刺入眼眶时也是同样的充满犹疑的漫长;与动作片常用的模式相反,在楼梯追逐战时,儘管影片中的人跑得又快又急,画面却是那样沉默而缓慢,整个影片少不了的就是这沉闷而冰冷的缓慢节奏。

  而故事中个人认为最诡谲的一点是所有寻找伴侣的人们,都希望是与对方有个共同的特徵,因为都会流鼻血而就这幺在一起,发现对方刚好与自己一样都是近视,而更进一步深爱对方。对方瞎了眼的同时,也想尝试将自己弄瞎,多幺荒唐的表现,但这是否也是导演试图表现现实生活中人们极尽可能的追求门当户对的盲目?是否两人没有了一个具体的共通点就没有相爱的理由?人与人间的关係就是建立在共同之上?而片名的龙虾,藉由男主人公提到龙虾的特色:「长寿、蓝色的血液有着贵族的气息、终生保有生育能力,喜欢大海。」依照龙虾的生物特性,在漫长而有生育能力的虾生,于茫茫大海之中,肯定无法像人类这样单一伴侣的永久生活着,当然也无法永远保持独身,也许正因如此,影片藉由龙虾的意象嘲讽这样极端的两种价值观。

爱情荒谬论──《单身动物园》(The Lobster)

  在这部片刚开始观看时,我想大多数人应该都会有种不和谐的感受,因为主人公明明是男性,旁白叙述者却是女声。是的,这故事像是由倒叙手法,在观众还未见到女主角本人之前就让女主角充当叙述者我,像是由第三者接露男主人公所经历的这段生活历程。这部分更促使观众在结尾时回头去思考,从观看女主角的视角转而变成全黑萤幕的那短短的十秒钟,究竟代表着什幺?这沉默的秒数伴随着海浪的声音寄予观众无限的想像空间。男主人公最末究竟做出了什幺样的选择?这样的开放式结局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电影资讯

《单身动物园》(The Lobster)-Yorgos Lanthimos,2016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