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跟自己过不去,我善良不代表我必须自虐

2020-06-17    收藏723
点击次数:150

文/慕颜歌  图/Shutterstock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我善良不代表我必须自虐

别和小人过不去,因为他本来就过不去;别和社会过不去,因为你会过不去;别和自己过不去,因为一切都会过去。

――周立波,中国喜剧演员

 

「善良」的人往往习惯「追究自己」,彷彿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却没有想过, 其实别人并不需要我们的检讨和自责。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我们虽然长着不同的脸,但都有一颗自卑的心。

其实,一个人会怎样表现自己,取决于他「被看见」的经验和运用知识或技巧让自己「被看见」的能力。如果别人喜欢你最真实的一切,你就会真实地活着; 如果别人只能看到你的某一面,你就会执着于这一面的存在方式;如果你怎样做都很难被看见,你就会练就察言观色的本领,为迎合任何人的心理诉求,随时调整自己展现存在感的方式……

虽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渴望着被看见,被听见,但社会和家庭无一例外地教导我们,要看别人想要的东西,说别人想听的话,满足别人的需求后,自己的需求才有可能被满足。一旦某些需要和欲望被阻断,我们自己或身边的人都会下意识地给我们灌输这样的信念:你没有满足别人的期望,所以才在这段关係里受到了伤害。因此你要「向内观察」,也就是说「要反省自己的过失,一切都是你不够好导致的」。

这是社会特有的自上而下、多点连接的关係依赖产生的结果。

必须要洞察得足够多,拥有更多可以依赖的关係,我们才有可能获得更多、更好的资源,让自己拥有更多的安全感。

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争取到更多的「被看见」…… 

于是,社会上出现了一种极为特殊的「自省文化」―大家都用「反求诸己」、「向内观察」来「消灭」我们的自我意识。是的,只要我们和外界有了摩擦,那一定是我们自己错了,我们「要追究的是自己」。

在「追究自己」形成的主流文化里,我们从小就被教导如何单向对外而不是对内,为了对外,甚至不惜消灭自我意识。连佛教的「向内观察」修行,也是如此。所以台湾作家龙应台的一段话才如此打动人:

我们拚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幺跌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幺清洗伤口、怎幺包扎;你痛得无法忍受时,用什幺样的表情去面对别人;你一头栽下时,怎幺治疗内心淌血的创 痛,怎幺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怎幺收拾?

奇怪的上下级关係、奇怪的夫妻关係、奇怪的医病关係,以及其他各种奇怪、不自在的人际关係,无一不是这种「族群意识」洪流中的产品。

当你被逼着一直看外面,而不是看自己时,只好压抑。

当所有关係带来的伤害都成了你自己的罪过时,只好委屈。

从来没有人告诉你,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至少不只是你的错。

真正的向内观察是:照见自己在关係里的渴望与压抑,照见那些所谓「妄想颠倒」的念头背后的本质。

当你能坦然对内时,才有可能真正愉快地对外。

因此,向内观察不是让你去看自己的不完美,而是让你知道自己原本完美, 是环境使你的某些认知方法处于盲人摸象状态,无法真正看到全部,所以你的某些心智反应模式或行为逻辑也和绝大多数人一样,非常容易让自己受伤。

是「向上负责和向外负责」的整体环境,让你迷失了自己。

你并没有错,只是大家都被自己困住。

我们的主流文化让大家都被自己困住。

记得看过一个关于医病纠纷的例子:

一个在纽约某医院工作三年的护士玛丽,因为气候异常,住院病人激增,忙乱中发错了药,幸好及时发现没有造成伤害。不过医院管理部门还是展开了严谨的究责行动。他们从护理部电脑中调出最近一段时间病历纪录,发现「由玛丽负责的区域病人增加了三○%,而护士人手并没有增加」,玛丽工作量变多,过度劳累才会犯错,人力调配失误,这是原因之一。

随后又问及人力资源部,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