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二】4岁失明14岁变长短脚八旬杨秀卿拨

2020-06-13    收藏930
点击次数:126

【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二】4岁失明14岁变长短脚八旬杨秀卿拨【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二】4岁失明14岁变长短脚八旬杨秀卿拨【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二】4岁失明14岁变长短脚八旬杨秀卿拨【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二】4岁失明14岁变长短脚八旬杨秀卿拨【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二】4岁失明14岁变长短脚八旬杨秀卿拨【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二】4岁失明14岁变长短脚八旬杨秀卿拨

曾荣获2007年台湾国家文艺奖的杨秀卿,人生道路上一度布满荆棘。她4岁因发烧而双眼失明,14岁因足疾病变而从此长短脚。父母担忧她的未来,于是送她去学月琴与唸歌,希望藉此培养一技之长。

 这一学,就是七十多年的时光。现年82岁的杨秀卿至今仍然常常弹拨月琴,口唱唸歌,但她的老听众们却已一一离世。而唸歌这门艺术,也彷彿夕阳下的最后一抹红。

 今年8月,因着乔治市艺术节的邀请,她与徒弟,即台湾微笑唸歌团的储见智与林恬安,一同在槟城歌台上演出唸歌。舞台上的她,时而口白,时而七字诗、四句连,每一开口彷彿有绵绵不尽的闽南语笑话,适时炒热现场气氛。

 她笑着对观众说:“抱歉,要你们听我这老阿婆唱歌。我的声音不如年轻女孩般悦耳,请台下的观众们多多包涵啊!”言语间看似自我调侃,实则反映了她因人生历练而学得的谦逊。

满头蓬鬆白髮的杨秀卿,身穿一件淡红色旗袍,样式看起来略旧,仿彿曾随着她征战舞台多年。在为乔治市艺术节演出前,徒弟们搀扶着她缓缓走上阶梯,此时,观众才发现她的脚步踉跄,因其鞋底厚度不一。

 她坐在舞台正中央,趁还未开场时,再次检查手上陪伴她多年的月琴,不时调整音韵,台下的喧闹无法影响她的专注。她的嗓音沙哑,但每一句唸歌仿彿有着神奇魔力,总吸引观众仔细聆听。

 唸歌是源自台湾的传统艺术。早期人们生活缺乏娱乐,于是便有人以民间传说、鬼神传奇作为歌唱内容,以半说半唱的形式,配合大广弦与月琴演奏。杨秀卿便是这门艺术的表演者之一,后来更被台湾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指定为“重要传统艺术说唱(唸歌仔)保存者”,亦即俗称的“国宝”。

 从10岁开始学习唸歌与月琴后,她的人生便注定与唸歌结合在一起。由于目不能视,她无法阅读歌仔册,老师唯有一字一句讲述。她则努力背诵,皆因一字错漏,便是一顿皮肉之苦。一年半的时间,她便出师征战各大小演出场合,成为一名“小歌女”。

模拟不同人物声音语态

“以前唸歌是一门收入可观的艺术表演,所以父母才会送我去学习。但时至今日,唸歌已鲜少被人提起,只因为如今的娱乐活动越来越多,唸歌对一般人来说,太过沉闷了。”

 在过去漫长的走唱岁月中,她无法看见听众的反应,只能凭藉观众的笑声来判断情况。为此,她尝试在唸歌中穿插大量口白,包括用第三人称口吻作“表白”、以角色第一人称自道的“说白”,以及类似角色内心话的“咕白”,加上模拟不同人物的声音和语态,以及任意选用多种曲调、就地改编现有的题材,让她的表演更为鲜活有趣。

 “口白唸歌”打破了传统唸歌的框架,广受大众欢迎,连地方电台都纷纷邀请她演出。在全盛时期,台湾数十家电台都曾播放其说唱录音带,而她还曾创下连续数年在同一家电台主持唸歌节目,且每次演唱的题材绝不重複的惊人记录。 

 后来,她深感唸歌艺术逐渐没落,便开始四处推广唸歌。如今她桃李满天下,除了偶尔在社区班内教导学生,她亦有亲授的数名弟子。台湾微笑唸歌团的储见智与林恬安便是承接其衣钵,活跃在世界舞台的唸歌艺术家。

 “我的听众多是老一辈,但大部分听众都已离世了。后来台湾文化部找到我,希望我能把唸歌传承下去,且又有见智和恬安这些有心学习的学生,我自然是愿意教导的。很多人问我为何还不退休,而我觉得我会唱到老,唱到死。”

以七字诗开场称“请人客”

与其他说唱艺术不同,唸歌表演方式看似轻鬆随性,实际上却有其严格一面。在正式演出前,演唱者者需要以七字诗开场,并且随着场地、观众的不同,更改其中内容。储见智说,这动作叫做“请人客”,歌者需把演出时间、地点都编入七字诗内,直至编成四句连为止。

 顾名思义,七字诗是七字成诗。但与遵守平仄格律的古诗不同,唸歌的七字诗是以闽南语为主。四句连则是连续四句七字诗,重视每一句末的韵脚。他说,古时候的诗人喜欢吟诗作对,而四句连亦相似,当时的台湾人藉着七字诗来“斗句连”。

 “唸歌的起源无法考究,但历史可追溯至三百多年前,现今台湾常见的歌仔戏也是唸歌的延伸产物。由于闽南语是一种音乐性强烈的语言,具有押韵易唱的特点,同时也是当时台湾人的首要媒介语,唸歌便是在这种状况下的产物。”

 唸歌的另一难处在于,需要熟记歌仔册内容,且在表演途中不可看稿与脱稿,又需同时因应观众的反应适时作出调整。当学会了背诵,还需学习弹拨月琴并且自弹自唱。由于学习门槛高,使得许多学徒敬而远之,最终放弃学习。

 “唸歌的主轴以台语为主,但随着台湾历史脉络的演变,也从不排斥融合日语、英语等演出。每个演唱者就算依照同一个唱词演出,也会因为迴异的表演方式而形成不同的风格。唸歌的表演最重视的,便是演唱者与观众的互动。”

妇唱夫随录说唱专辑

早期的唸歌多是以口头相传,但随着剧目不断增加,为了方便记录与传诵,有人开始将之编辑成歌仔册。目前常见的剧目如《哪咤闹东海》、《武松打虎》等,皆通过歌仔册方式传承下来。

唸歌是草根阶级的娱乐活动,因此歌仔册的书写文字也尽可能避免使用晦涩的汉字,且闽南语的字音并无法逐一对应汉字,往往借用音韵相似的字体,以达到通俗易读的效果。

1956年台湾政府推行国语运动,打压地方方言,以闽南语为主的唸歌也随之迈入了夕阳行列。储见智说,政府制度的更改的确造成闽南语逐渐式微,如今的年轻人多已不谙闽南语,而这也有碍唸歌的推广。

 “杨秀卿老师师承唸歌名家,她所学习的歌仔册皆传诵了百多年,其中含义与我们这代熟悉的闽南语不同。因此,我们在解读歌仔册的字面含义时,都需请教老师,才能大概知晓其中含义。”

 虽然杨秀卿是一名视障者,但却无碍她对唸歌的热情。她与丈夫杨再兴结婚后,夫妇二人便走访台湾大小表演场地。丈夫担任她的琴手,以大广弦为她伴奏,她则弹奏月琴演唱,“妇唱夫随”的录製许多台湾唸歌说唱专辑。

 “偶尔遇见一些有趣的故事,丈夫都会一字一句的说给我听。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编成四句连,并由丈夫代为记下。以前表演一唱就是六至八个小时,很多地方电台都留下了我们的录音。”

徒弟夫妇合组微笑唸歌团

正面临着失传危机的唸歌说唱艺术,传到储见智与林恬安夫妇这一辈人时,两人组合成“微笑唸歌团”,并且尝试跨界结合,例如以网络发布唸歌视频,或是参与世界各地的艺术节以推广之。

 目前,他们与台湾云林科技大学视觉传达设计系合作,以包装视觉与音乐影像製作来改造唸歌,最终推出《唸啥咪歌》专辑。这张专辑也获得了2016年红点设计奖的最佳设计奖。

 “唸歌的魅力在于其弹性,可以依照不同场合、媒介进行适度调整,既可以说故事、报八卦,甚至有10分钟的广告时间。《唸啥咪歌》专辑结合多媒体拍摄而成,希望通过影像吸引更多观众。为了顾及不谙闽南话的听众,我们将原本的台语字改得较为浅显易懂,并通过拼贴、手写的方式呈现在影像当中。”

大广弦月琴乐声狙犷

宛若清末民初连续剧一般,歌女往往伴随着二胡演奏者走唱江湖谋生,而唸歌在形式上与之有些相似。演唱者多是手拿月琴自弹自唱,而他人则以大广弦从旁伴奏。储见智说,在唸歌中,大广弦的琴师只有男性,而月琴则是男女皆有。

“大广弦的声音粗犷且带有一丝杂音,与音调细腻的二胡相差甚远。月琴的音色也非圆润,反而铿锵铁铮,两者粗犷的乐声更为吸引市井小民的围观。此外,唸歌强调‘依字行腔’,在不同的唱词下,乐器所演奏的音调也不一样。目前,我所知道的台湾以大广弦说唱者不足三人。”

在多次的登台表演经验中,储见智夫妇二人发现台湾青少年多没有听过唸歌。当他们手拿月琴与大广弦亮相时,有些观众更是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手上的乐器,有者更将二者误认为中阮与二胡。他们坦言,若要让唸歌重新在台湾普及化,可说还有一段很长的路。

/丁俊勇.2017.11.15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